苏离

丞丞是底线 cp混合体

【叶喻圣诞企划/07H】世有朝暮,兆载永劫

bgm:世有朝暮 http://music.163.com/song/461154889/?userid=312797154 

字数:3800+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文笔修炼中@( ̄- ̄)@

武侠风,喜欢那种没有任何恩怨纠葛的感觉。很多地方省掉惹……脑补吧(ಥ_ಥ)后面应该会补档重写,因为我省了很多,懒癌晚期,一次真的写不完,还有好多情节没写好多人物都还没出场=_=。



江湖上有诸多奇珍异宝,然最是传奇者,当属朝暮花。朝暮者,朝生而暮死,生时流光溢彩,死后晶莹如玉。这也非其最奇异之处,待朝暮开败之后,佩戴于身,可强身健体,若有内力深厚者加以辅助吸收,更是能让人内功更上一层楼。


江湖每五年有一场朝暮盛会,武功拔得头筹者可获得每五年一开的这朝暮花。


朝暮会虽然明面上说是,让江湖后起之秀无论身份高低,只要武功能令众人心服,就有机会得到朝暮。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五大家族谁也不愿让一家独占,商量之后决定每次轮流由一家主办。而且,就看每次的魁首,差不多皆是五大家族的弟子。其他的小门派弟子,武功路数终究难登大雅之堂。


距离朝暮会只有半年之期,大街小巷都在讨论哪个青年才俊可获得这难得的机会一飞冲天。


——————


客栈二楼的窗边,坐了两个气质出众的少年,一人温文儒雅,一人潇洒不羁。


“你猜这次会花落谁家?”十七八岁的少年抬起茶盏,看着对面的人说道。


“呦,文州想要么?想要我去给你拿来。”对面的人笑了,起身走到喻文州身边,揽住喻文州让人靠在自己身上。


喻文州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靠着更舒服点,“想要啊,那叶少侠想怎么拿?一关一关闯过去?要不要打赌你能闯到哪关?嗯?”


“怎么那么不相信我啊!”叶修笑道。


“只是找到这次朝暮会所在地这一关就挺麻烦。”


“这倒是不麻烦。叶秋没忍住,告诉我了。”叶修想着这第一关本来就是那几个老古董无聊弄出来的,自己可没心思把时间花在找路上,那些时间还不如和喻文州一起四处玩玩。


“这次的朝暮会,由叶家举行,你弟弟这算不算是以权谋私?诶,他不参加么?”


“他说他对这个没兴趣。说是看别人打架才好玩。”


“走呗,沿途有几个地方风景倒是不错。文州想去看看不?”


“叶少侠相邀,我当然却之不恭。”喻文州轻笑。


——————


密林深处,青竹丹枫。


“怎么样?文州,哥没骗你吧!”叶修斜靠在亭柱上,随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世事一场大梦,呵。这酒果然名不虚传。”


“此地确实不错,江南之貌北荒之骨,确让人无法自持。”喻文州手扶过七弦琴,缓缓起身,走到叶修面前,“醉了么。”


“你难道不知,向来酒不醉人人自醉么,文州啊。”叶修微微抬起手臂,揽住对面人的腰往自己怀里带。靠在心上人的身上,嗅着喻文州身上的味道,暗道自己真的醉了。


光阴静好,但江湖却是静不下来。叶修皱了皱眉,心中烦闷怎么总有人来打扰自己,抬手就将酒杯掷了出去。一旁竹枝之上的人应声落地。


喻文州轻笑一声,拍了拍把人打下来之后就挂在自己身上不动的人道:“走吧,去看看,这次是不是还是他的人。”


“哎,文州你说他是不是庸人自扰。”


“谁让他这次遇到瓶颈,逼自己强行突破,遭到反噬,已经试了无数方法却无法缓解,只剩下朝暮花可以一试。若被你抢了,那还得了?”


“哎,还是可以体谅体谅。毕竟之前各门派比武,他输给了我三次。理解~理解~”


喻文州感觉要是韩文清看见叶修现在这个笑容,大概伤都气好了吧,只好无奈摇头笑了笑,“其实朝暮花对他大概也没什么用,要过这关还得靠他自己罢。”


“那哥就做次好人,送你朵花,顺带帮他一把。”叶修抱起喻文州一跃上马奔驰而去。

(PS:设定大会开始前……已经成功帮忙了老韩了……太多写不完就省了吧……)


——————


“大公子,请随我来。”守门小厮正惊奇是哪个少年英豪如此之快便找到饮剑山庄,待人走近仔细一看,差点没趴下去。强迫自己镇定之后,便引着二人入内。


“大公子不愧是第一人啊!是第一个找到这的人。”小厮走在一旁奉承道。


“诶,第一人啥的过了点啊。而且嘛,路是叶秋告诉我的。”叶修揽着喻文州边走边摆手说道。


“咚!”


“你咋撞柱子上了!?身体不好?需要我帮你跟叶秋说说换个人啊~”叶修回头,摸了摸鼻子表现得非常疑惑。


“不用了,多谢大公子(ಥ_ಥ)”这小厮欲哭无泪,总不能说自己被这正大光明的作弊惊到了吧……


——————


“等了这么半个月,终于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了。”叶修扭了扭脖子,背对着喻文州说道,“文州啊,你也上场帮我解决几个呗!”


“不去。是你说的我反应迟钝啊。我还是不去丢人现眼了。”


“我…我那不是说笑嘛!你的反应之快连我都招架不了哇~”说道这,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到喻文州身边,弯腰就偷了一个吻,从后面搂住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道:“而且我这几天都被掏空了,你怎么忍心让我从头打到尾呢?”


“你!”喻文州的耳朵立刻就红了,看着眼前美色,叶修忍不住咬了他一口。


——————


饮剑山庄之内人头攒动,侍从们忙得不亦乐乎。各大家族和门派代表人正于大厅品茶等待大会开始。


“二公子,一切准备就绪。”阁楼上,一侍从向站于窗边的隽秀公子汇报道。


“嗯,带各位前辈去擂台吧。”


“是。”


待人下去,叶秋看向叶喻二人的方向,“混蛋哥哥,记得欠我个人情!”


——————


擂台长宽各五丈,于上方放了三十把座椅,前面十把留给五大家族与门派,每把之后放两把留给代表人带来的弟子或亲近之人。

下方近乎百张圆桌,可容纳近一千人在其中。座无虚席,众人虽不是全部上台争霸,但抱着有哪一位武林前辈看上自己资质带回教导的侥幸心理的人不在少数。当然,前来凑热闹的人也不少。


所有人都已坐定,只剩右首第一把椅子是此次举报大会的叶家,座位上却只有叶秋一人坐于前方,后面竟无人作陪。

下方的人疑惑非常,互相交谈,一人一句可以说是人声鼎沸了。


突然,众人感觉耳痛胸闷,只听得后方传来一人说话声音。

“抱歉抱歉,来迟了!”叶修和喻文州一起乘风而来。一人身着暗红长袍,整个人让人感觉颓废中带着一丝张狂。另一人确实一身淡蓝,温和如玉。两人气质迥然,却是意外的相和。


二人收了气息,缓缓走到叶秋身边正准备坐下。


“以刚才来看,叶公子的武功果然称得上是第一人啊,今天来着朝暮会,是想以一人之力…哦,不,是二人之力,喻公子也是江湖上成名的少年英雄。你们是想用两个人来对抗这上千英豪么?”陶轩从一旁站起,向二人抱拳一礼道。


叶修和喻文州对视一眼,均知道了这人的真实意图。


底下众人哗然,毕竟二人声名在前,自己的成功几率又大大下降。


“不敢不敢。小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敢如此狂妄。”叶修站起身来,也像模像样的回了一礼。

陶轩听着众人的质疑和叶修连声说着的不敢,心下稍安,毕竟这次他必须把朝暮带回,家族中要打造的核心人物急需朝暮。但接下来叶修的话让他差点晕倒。


“我们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朝暮会,还是想带一朵回家当以后的聘礼的。我相信各位总不至于来跟我们车轮战吧。”听着叶修这话,喻文州配合的微笑着向众人行了一礼。


下面虽有几个不识好歹的人依然在叫嚣,但大部分人还是哼哼两句就没说什么,毕竟公平竞争,到时技不如人当然也没话说,还上去明晃晃的车轮战,会被江湖中人嘲笑,日后想博个好名声也总有个黑点。


叶秋笑嘻嘻的看着台上闹得差不多了,才示意一旁的人上前组织开始。


“诸位静一下。叶少侠和喻少侠盛名远扬。但大家也不要忘了这次也来参加的周家少主与黄家公子也是人中骐骥啊!”

……

“说了这么多,诸位肯定也等不及了,那我们这次朝暮会正式开始!”


台上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叶修靠着椅子和喻文州咬耳朵。


“叶秋这次组织得不错,没让我被人车轮战。差不多到最后了,就剩我你,小周和少天了。”


“如果我们不上,他们两也不会先上的。把握最好的机会是少天的特点。”


“你和他一个门派也是差不多的特点。”


“别打岔!小周不喜欢说话,但是武功不弱,放最后有点麻烦。”


“这就有点难办诶!”


喻文州瞥了叶修一眼,满满的不相信叶修会没有办法,这样的状况连自己都料到了,他会不知道?


“好好好。我错了!喻少侠等会就等着和我一起上场吧!”


“一起?”


“对啊!一起。”


喻文州了然,如若能两两比试,周黄二人的配合肯定没有自己和叶修这样默契。一人不说话,一人话太多……两两比试赢了后,自己和叶修随便一人退出,剩下一人顺理成章夺魁,朝暮花自然到手。


“老叶你们到底上不上啊!?你们是不是欺负我和小周年纪小,逼我们先上啊!你说你们好意思么?哦哦哦,不是你们,师兄肯定没有那么讨人厌,肯定是你啊啊啊!你说是不是啊,小周?!”黄少天看着怎么也不出场的叶喻而人,忍无可忍,终于把憋了一天的话一股脑说了出来,末了还不忘问一句周泽楷。


“恩!”周泽楷坚定的很快的回了一句,吓到了原本没想过他会回答的黄少天。


“那要不你们俩一起,我和文州一起啊。我可舍不得文州一个人上去打架。”


“来就来啊!我怕你啊!”黄少天现在只想赶快和叶修比试,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就达到了,朝暮花什么的倒不是非要不可。


“……好”周泽楷静了半天,回了个字。


——————


叶喻二人,一人主攻,一人控场,配合之强,只看周黄这各自门派第一的两人渐渐慢下来的动作就可以知道。


“啊啊啊啊!你们这是大人欺负小孩知道吗!”黄少天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大声指控叶修罪行。


“就大两岁啊,少天宝宝。而且你都好意思上台了,我当然不能让你白来一趟啊!对吧,文州。”叶修抬起茶盏喝了一口,淡定的回了过去。


喻文州笑看着二人拌嘴。(PS:此情此景……特别像妈妈看着爸爸和儿子拌嘴……叶喻生烦……哈哈哈哈嗝)


——————


“文州想去哪?”


“回永劫山吧。”


“好”


——————

叶修从竹屋走出,抬头却迷惑了,眼前何为人?何为景?霓衣风马,天清水澹。叶修定了定神,暗道得转移一下注意力了,“话说你当初为什么给这里取名永劫?”


喻文州看着这山水一色,缓缓道:“ 《无量寿经》卷上: ‘所修佛国,开廓广大,超胜独妙,建立常然,无衰无变;于不可思议兆载永劫,积植菩萨无量德行。’ 这是佛眼里的漫长时光。在我眼里,兆载永劫却是锦色有时。”


听着喻文州的温言解释,叶修从后面抱住喻文州,轻声说道:“你是我永远过不去的劫数。”


世有朝暮,兆载永劫。



暂时end(ฅ>ω<*ฅ)


下一棒: @茗鑫 


评论

热度(23)